name:我們是我們的。
戰力5文渣坑王,禮尚往來。
【第五格:元朔】

【神日】Izuru and Hajime. (2/1)

※神日(?)
※年齡差,出流x八歲創,大家都是小天使
※副標:八歲的我竟然被稱為媽媽是怎麼回事?!
※OOC與文筆兒童化是我的問題,角色屬於原作與各位的
想好好疼幼創和幼▆prprprprpr,出於這想法所誕生的文,本章寫出想寫片段之一非常激動於是腦已死

 @良心被狗吃了  
每次更新呼喚狗子不手軟以表決心不會坑文(剁手







本篇是(上),(下)另放,請搭配 「GReeeeN - キセキ」此歌一起閱覽







「……沙子往上堆……外面拍打幾下……」

「……」

「中間的洞要固定……再加水……」

「……」

「好了!」

「出流你看你看,這是我做的過山洞。」

公園的沙坑內,蹲著一名兒童和身穿黑西裝的長髮男子,身旁放置不少塑膠工具與小水桶,兩人數小時前在沙子上灑水、壓平、堆積再灑水,利用工具塑造形體,反覆動作從中創造成品。

今天的日向創的沙堆作品名叫過山洞,從外觀只是突起的小沙丘中間挖洞,沙丘上面有刻寫「山」的字體,與一旁精緻且壯麗可稱得上藝術品的沙雕相比,只不過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嗚哇...好厲害!這是甚麼呢?」名叫日向創的兒童被對方做的沙雕吸引,眼睛亮啊亮彷彿發出光輝的注視,在周圍走來走去,甚至蹲坐下來觀察。

男子做的是一棟異國建築,作品占據沙坑一個角落,大約二個書桌的長度,從上面瞰看,建築呈現口字型,四角各有座高塔,其中一座顯著高大是座時鐘,時鐘刻度、並排整列的窗戶、尖塔、石磚、路燈、旁邊延伸一座橋之各個細節刻畫的微妙微像,這些是日向創所待的生活環境從沒見識的場景,為了看更仔細些,蹲坐下並伸手想摸,遲疑一會把手縮回去。

「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的威斯敏斯特宫。」

「?」日向歪頭看對方。

「……海外的鐘塔。」

「原來如此,鐘塔好看嗎?」

「……沒看過,正確來說我沒親眼見識,因已不存在。」

「原來如此啊。」

「創,請起身去洗手。」

 

 

經由上次彼此的初次的自我介紹後,兩人前往附近書店,正確來講是為了暑假作業查資料的日向創與跟隨在後的出流。

行走一段不短的時間到達目的地,習以為常的日向走到某排書櫃前,利用一旁放置的樓梯臺踏上去,墊腳吃力拿起上層的百科全書,但未碰觸前出流幫忙拿下,向對方道謝便翻閱的日向專注書的資訊。
過了一會兒,日向拿另一側書櫃的廣辭苑,辭典對八歲的日向來說過於沉重,出流伸手把百科全書放回原位後搶先一步翻頁。

「第十一頁的字詞在這。」出流展示其中一頁給日向看。

「……咦。」

「第一本全書無法得到創需要的答案。」

「咦」日向的聲調上揚。

接著,如往常般猜測不到當事者情緒的語氣的出流講解一切,用字簡單易懂,平易近人的說詞,讓年齡不到十歲孩子可以聽懂的說明著小學生應屆的國文能力、自然界的千變萬化、數學有效推論的根式運算、內容包羅萬象,演講者以高超技巧用說故事的手法深深抓住日向的心。

中間穿插日向對於不懂之處做出提問,對方有條有理回覆,這段對談使日向揚起笑容,眼睛摺摺生輝,對出流的好感度升到最高點。


—好厲害,比老師還厲害!

—出流是老師嘛?不愧是大人!

—懂好多好多的事情!好像本百科全書!而且......而且.....

—而且比老師好,願意回答我的全部問題耶!

 

想起學校對老師提問太多問題,常常得到「這個問題現在的日向同學不需要懂。」「你還小,等妳長大會知道。」「為什麼要一直問老師,日向小朋友是值日生吧,有好好打掃嘛。」這類回覆後離去。

當時師長透露的神情對日向來說不知怎麼詮釋,但心臟不太舒服,彷彿被針輕輕地刺在胸口上,刺好幾下,這和媽媽被問題問到無法回答,不耐煩地回:「小孩子問這麼多幹嘛,不要只會問。」的情況雷同,使得日向越來越不敢對大人們提出過多疑惑,必要時得看臉色判斷能否問下去。

因此出流的態度在年幼日向心中無疑是偉大高尚的—

伸手幫忙趕可怕東西,比老師博學多聞,重點是耐住性子且表情不變回答所有的反問,有如神一般高高在上,忘卻前期不愉快經歷,成為日向心中好感第一且可信任的前幾名對象。

(日向信任對象的第一第二名是爸爸和媽媽。)

 

話題告一段落,日向對作業有更深體悟,得知答案後放下心中大石便抓住出流詢問書店內各種奇妙問題,看甚麼問甚麼,在外人眼中日向和出流像似年幼弟弟童言童語與有問必答的兄長之親情互動,讓人會心一笑。

「這是甚麼?」日向手指牆面上一張人與狼而背景是寬闊草原與夕陽的海報。

「與狼共舞(Dances with Wolves)。」

「和狼狼一起跳舞?」

「男人和狼與當地居民交友的電影。」

「好好—我也可以和狼做朋友嗎?」

「創希望的話。」

 

「我知道這個!是恐龍!以前電視有見過,恐龍叫聲有點可怕。」

「是的,侏儸紀公園(Jurassic Park)。」日向和出流站在一張背景全黑,置中是恐龍剪影,圖案顏色只用紅和橘以及白色的海報面前。

 

「那些又是甚麼?」兩人手牽手走進某區域,擺設的影集由封面判斷與科技有關,有的封面是帥氣男人手拿武器,有的是太空人跳躍於銀河中或者是人類手指與怪異手指接觸,甚至有少年與老人開車作為封面,每部前面放立紙卡上寫「科技進步結出的藝術碩果!」似乎是書店員工手寫的宣傳語。

「魔鬼終結者(The Terminator) 。」

「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與E.T(E.T. the Extra-Terrestrial)。」

「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

「聽不懂.....唔,出流?」

「當代的科幻電影經典之作,1990年代,因全球資訊網誕生,促使了深入探討人與電腦、網路等科技產物關係的電影,題材表現在探索人類、社會乃至宇宙,填補現今的現實與理想或幻想未來之間的鴻溝。(部分內文取自wiki)」

「那,那.....?」太多不懂的事物使日向聲音交纏著猶豫與驚訝,不知從何問起。

「.....機器人、太空人與外星物體和車子會飛的故事。」

「哇,我明白了。」日向嘴上這麼說,但當然一點也不瞭解。

「..........」

出流繼續教導日向,主題有歧義的外星人與宇宙人分別、人類第一個登上月球的真實事例、接受空間訓練後駕駛太空船飛離地球外的宇航员,皆由現代已知的科學原理和成就作為出發點。有些詞日向好像在哪聽過,正思考時,注意力又被新事物給引過去。

「狗狗!!!!!!!」

「薩哈林哈士奇,又稱庫頁犬或樺太犬。」

小孩子興奮的飛奔到電視前,螢幕畫面是一群黑白相間,偶爾有些是灰色加白色毛髮的十數隻哈士奇拖拉沉重物品在雪地上奔跑,播放主題是「南極物語」。

「好帥氣!白色黑色感覺很軟,想看看它們......到時候摸摸頭一定很棒。」

「它們老早死了。」

「!?」

 

書店內晃好幾圈,心情好轉的日向帶出流前往常消費的雜貨店,拿零用錢請對方吃冰。

「卡哩卡哩君(GariGarikun)冰棒,蘇打口味可以嗎。」

「可以。」

兩人一手一支品嘗冰棒,嘴裡發出喀啦聲響,先吃完的出流持有的冰棒木棍上印有「再來一支」,現場向店家免費兌換一支便遞給日向。

「蘇打口味。」

「出流不吃嗎?這是你抽的......我第一次看到卡哩卡哩君有人吃中再來一支。」

「這支也有。」出流撕開包裝袋把冰棒塞到日向手裡。

「!」

生平享受第一次冰棒中獎,同時吃進三支冰棒的日向非常滿足。臨近傍晚,出流送日向回家,彼此說再見後出流站在門外注視對方走進家裡,關上門。

晚餐時刻,日向把今天在書店得知的新資訊,現學現賣的告訴父母,述說太空與科技,表達笨拙且字彙量甚少,但平時沒聽聞兒子談論這類話題的家長有些訝異,眼神帶笑的鼓勵孩子繼續講。

這反應對日向來說無疑是莫大的讚賞與肯定。

 

 

隔天一早,日向找站家門口的出流,邀請他分享這份喜悅。

「昨天大家很高興,好久沒被誇獎。」

「好開心。」

「爸爸說我懂好多。」

「媽媽說很棒,懂好多,說不定我擁有這方面才能呢。」

「所以出流可不可以再告訴我關於科技..... 」

「不可能。」

「甚麼?」

「宇宙飛行員、物理家、天文學者等以上才能,創沒有,創是個平凡、常見的普通人。」

出流不加猶豫地答道。

日向張大眼睛瞪著,一臉錯愕,不敢置信對方說出的話。

「不對!才沒有啦!」他搖搖頭,糾正對方的話:「我……一、一定是現在沒有!只是,只是沒發現!我有才能,一定有,絕對要有,媽媽這樣講......有才能爸爸媽媽會更高興。」

孩子的聲音,宛如沼澤表面冒出卻瞬間破滅的泡泡,聽來異常消極,語尾帶些一吸一顿地低声哭泣,如果氣氛低迷下去,可能大哭。

「是嘛。」

「肯定是!」

「……」

「……」

「……容我收回剛剛的話,現在的創沒有才能,未來或許會擁有。」

「……真的嗎?」

「對創說的是真話。」

現場氣氛頓時凝重。

 

揉有些發紅眼睛的日向率先開口,表示原本今天預計去公園玩沙,但剛剛的話,心情不太開心,這是出流的錯,我要改去秘密基地來轉換心情。

所謂秘密基地是一家寵物店,在隔壁城鎮。

到鄰鎮得搭乘公車,時間大約數十分,上車前日向分出流一些零錢當車票,據當事者說詞:因為是我請客。

寵物店位於鄰鎮商店街的某條巷子裡,是一座別緻風雅的小店鋪。店面占地不廣,卻充滿清潔感;具有亮麗的紅色招牌,而外牆是整面玻璃牆,路過的人們可以輕易看見裡面擺設,陳列在清潔環境中的小動物,個個很有精神。

「小朋友今天來啦,還帶家人。」

店員是位年輕女性,正一邊檢查懷裡波斯貓的口腔,一邊對日向說道。語調一如往常,熟人般地打招呼。

日向和出流並肩站著,看望籠子裡的幼犬玩耍。

「狗狗真的好可愛,它們真好。」

「啊,不過會咬人的狗狗是壞的,那個不算。」日向皺眉說,似乎想起被野狗追逐(多虧出流拯救)的不愉快體驗。

「我曾經當過一週的飼養委員,負責照顧學園的兔子,每天上學前和放學後去籠屋內打掃和換飼料。」

「有時候要抱起兔子挪位子,白白的軟軟的,摸起來手感很棒。」

「希望每天能摸狗狗,貓貓或兔子也可以,可惜媽媽不能接受,家裡不行飼養。」

「如果可以,我想認識有養動物的朋友。」

店員大姊把刷好毛的貓放回籠子裡,走了過來。

「皮醬身體不舒服,正在休養。」

皮醬是店裡的招牌貓,是隻性格溫順且毫無戒心歡迎所有想撫摸它的三花貓,平時窩在櫃台上,一副懶洋洋姿態看望端出錢包付款的客人們。

「不舒服是生病嘛?」

「唔,皮醬好像腸胃不舒服,這幾天沒吃飯。」

「……皮醬會好起來嗎?」

「……會好嗎。」店員大姊低聲說,似乎不想讓小孩聽到自己口氣顯得疲倦,對日向浮現虛弱的微笑:「一定是最近天氣炎熱,皮醬有點中暑才會沒精神啦。」

「可是,可是,」日向絞盡腦汁想表達出擔憂的心情、鼓勵的台詞,此時想不出適合的台詞導致說不下去,便伸手抓住一旁男子的西裝外套,小心翼翼窺視對方,投以求助的眼神,「出流。」

因為是大人,可以想出比自己好的方法。

如果是出流,絕對想出比自己更好的方法!

這幾天的行為,讓日向對於出流的表現能力給予肯定,相信對方辦得到,尤其和自己相比。


「……動物的水分攝取是否足夠。」

「除了嘔吐或其他症狀?」

「過往病史呢。」

從進店後單方面聽幼童言語的沉默西裝男一開口丟出數個問題,沉著的口吻中流露一股專業人士姿態,讓店員愣一會後迅速回應。

「……全血球計數與生化檢驗……」

「……」

「……因特異臨床症狀……目前現有技術無法確診……」

「……」

出流問一句,對方回一句,兩人互來對談夾雜對日向來講是無法理解的用語。日向知道現在是大人的時間,依照過往經歷自己乖乖閉嘴並等待是最正確的做法,於是去找剛剛探望的幼犬再次看著它們。





To be continued.








我頭好暈...

 
评论(2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