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我們是我們的。
戰力5文渣坑王,禮尚往來。
【第五格:元朔】

【鼬止♀】幼馴染本身就是個先天的悲劇設定。(1)

鼬→性轉止水
之青梅竹馬發我摯友又發弟弟卡該怎麼做的酸爽ry
※未滅族帶土回村的IF世界
※鼬生日賀文,後續有佐助/鳴人/止水篇,每一篇是該角色慶賀文
※OOC,雷,角色崩壞請注意,及本文腦補梗全出於另一篇止水性轉的重生文,有既視感非常正常

 



文拖到止水生日隔天發文,10/19止水生日快樂給你吃性轉文好不好啊


 

《鼬》

 「幼馴染本身就是個完美設定—」
說這句話的主人信誓旦旦表示這是天理,後來用自己人生證實......某意義來講的確是正面教材。


鼬在甜點屋的角落,享受美食與熱茶,任由同桌一旁的兩人鬥嘴。
「真當我不懂是傻子嗎。」就職為上忍的宇智波帶土大聲吼叫,完全忘記自己身處於店舖內會打擾其他用餐的客人。
他的身高比鼬高一點,卻比對面的夥伴矮一些,以整體來講屬於高的體型。
黑短髮黑眼,一張端正的臉龐,右側臉用塊黑布蓋住,仔細瞧能發現布塊下的傷痕。
「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怎麼可能不懂。」
「喔?不過看你沒什麼行動呢。」卡卡西裝出疑惑的樣子,但發出的笑聲透露當事者心情:「琳,可是今天回村,不做些什麼嗎?」
他把裝盛甜食的盤子推到眼前激動不已敘說自己計畫的帶土。
「之前琳有講,今天下午五時絕對會準時到達,嚼嚼嚼(吃起盤子上的三色丸子),我,咳咳水水水!(收下卡卡西遞上的涼茶,一口飲盡)哈~這時間點前準備好,站在大門,微笑,送上小禮品表示這次任務辛苦,藉此心意,下一步約琳今晚吃飯有沒有這意願。哼哼完美~」說完後帶土專心吃完盤上殘留的紅豆糕。
一旁聽兩人對話的鼬內心吐嘈:送禮者的角色錯了呢帶土叔。喝口熱茶吃進今日的第五串丸子。

「這計畫有個明顯的缺陷。」
「蛤?」帶土揚揚眉,雙手在胸前交叉,一副沒給老子說清楚別離開這家店的氣勢。
「禮物,禮物哪。」語尾明顯是句號非問號。
「......」
「......」
「......」
「喔喔喔喔喔喔喔原來今天我內心空蕩蕩是忘這事,琳的禮物忘了買!!!」
「丸子吃了,差不多該離開,要不咱們去別店晃晃決定買什麼禮物送琳,如何。」
「當然的!今天這餐你請客。」
「是是。」
鼬覺得今天吃丸子喝茶聽兩位前輩尤其其中一人是自家族人的對話簡直浪費時間,自己該離開回家準備書寫的信,便起身向兩位告辭。

「旗木前輩,帶土叔,等會我有事,先離...」
「對了,前天收到琳的來信,說這次會和止水一起回來,鼬有事實在是太不巧。」
伴隨帶土再次炸毛為何琳寄信給你的言語,卡卡西瞇著眼微笑,鼬轉頭過來,用行動回答。

 

TBC

 
评论(1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