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我們是我們的。
戰力5文渣坑王,禮尚往來。
【第五格:元朔】

【神日】Izuru and Hajime. (1)


※神日(?)
※年齡差,出流x八歲創,大家都是小天使
※副標:八歲的我竟然被稱為媽媽是怎麼回事?!
※OOC與文筆兒童化是我的問題,角色屬於原作與各位的
※想好好疼幼創prprprprpr,出於這想法所誕生的文,因個人堅持本文登場的正太都穿短褲,小蘿莉都是短裙就不加以描述(

 @良心被狗吃了  
快誇誇我這手癌症終於動筆去年說的梗~



再次感謝同好被我逼吃腦洞逼感想此等ky行為大家麻吉好人嗚嗚嗚我說謊了(ノд`)・゚・。




短暫告別學校的最後日同時是暑假前一天,剛從學校離開的日向創,一手抱著小盆栽,另一手提著裝滿書的環保袋,書包裝滿太多東西導致外型看起來鼓鼓著,彷彿攜帶家當,把所有的個人用品背負自己身上,曝露在炎熱太陽下走路。

身為初等小學二年級的日向創是個有禮貌的好孩子,擁有清爽褐色短髮與醒目的呆毛,課堂上指定的回家功課照著進度表寫,大人說的話會乖乖遵守,為了接下來的行程特地在學校內提早寫完一部分功課,這行為導致結業日,日向創和同學相比得帶更多的書籍與雜物帶回家。

行走路上沒有任何遮陰處,陽光刺毒地照射,這讓日向創滿身大汗連同頭頂的呆毛如同主子趴軟無力,離家門口有段距離,到底要去雜貨店買根冰棒休息一會,或者一口氣走完到家?
當日向創苦惱究竟怎麼做的時候,背後傳出平調毫無起伏的聲音。

「找您好久。」

「嗯?」日向轉頭探望四周,發現這條道路上只有自己和聲音的主人,而且對方離自己很近,相差不到半個手臂距離。

—甚麼時候靠近啊?

疑惑的日向開始注意眼前的大人,身高很高得抬頭看清對方長甚麼模樣,身著黑西裝黑皮鞋與常見的上班族打扮沒有差異,只是當事者把西裝穿得像似高級品,全身上下散發不可靠近的氣息。
比起服裝更詭異的是造型,烏黑濃密的頭髮長到不可思議,根本快碰到地面,呈現波浪微卷又翹,連同瀏海長到遮住臉孔,全身黑黑黑是這人的形象,唯一顯眼是紅到鮮豔的雙眼。

「母親。」

「咦?」

「您是我的母親。」對方語氣比剛剛更堅定,有些青澀但明顯是男性的聲音。

「咦咦咦咦咦?」好奇怪!這個人到底在說甚麼—日向創緊抱盆栽,腳步往後挪,神情緊張往四周探望有沒有其他人路過。

「該改口稱您為媽媽嗎?」

「媽媽,我是—」男子向前一步。

「嗚、走、你走開啦—我才不是你媽媽!」快哭出來的聲調,掉頭就跑的日向創,這個陌生人為什麼要稱自己為媽媽,給人感覺很奇怪,可怕,我要快點回家,爸爸媽媽—腦子充斥這些想法,使出全力且狼狽地奔跑,既使過程中不知甚麼原因有東西砸到膝蓋差點摔倒,仍往回家路上不回頭。



「呼哈呼哈…我,咳咳!我回來了!」

拿出口袋鑰匙開啟一樓的大門,日向把手上盆栽放到一旁,衝到二樓自己的房間放好書包,明明喘到不行卻拿取等會出門的東西—趁現在不快點出去會來不及!日向急躁的想。

當踏出房間門口時從窗邊瞄到外面的景色,讓日向瞬間臉色發白。

自家門口外站立一個人,全身黑到不行,具有特色,不用懷疑是剛才路上稱自己為媽媽的奇怪人士。
抬頭看牆上時鐘的時間,低頭注視剛拿起透明小箱子的日向創在思考對他來說目前遇上最困難最可怕最掙扎最大的難題。


—他跟我回家了!

—家裡大人都出去了,可以出門嗎?

—如果我一開門他跑進來怎麼辦?

—可是……我不出去會抓不到……還有還有……嗚唔……


好孩子日向創想起大人告訴自己,不要亂拿陌生人給任何一樣物品,不要跟陌生人回家,家裡沒有大人時遇到不認識的人按門鈴不要開門,不要亂跑乖乖待在原地或房間等待,有問題要跟爸爸媽媽和老師講……等等……

最終決定放棄出門的念頭,慢慢走路怕發出聲音引起外面的人注意,悄悄地走到大門,手碰到門把便一口氣鎖起來後跑到二樓躲起來,直到夜晚家長們回來都未離開房間的日向創。



「媽媽,你回來啦。」

「媽媽我跟你說,外面有奇怪全身都黑黑的人站在門口,他叫我媽媽好奇怪喔。」

「唔,這不是玩啦,我沒有騙人,是真的,剛剛離開房間我有在窗口看到他在外面。」

「作業?有,我有寫,在學校比同學更早開始寫。」

「今天嗎?我下午一直在房間……那個……我沒有做功課。」

「……是,媽媽,我知道了。」

這段對話就此結束。


未用晚餐前的這段空檔,日向創回房間寫暑假作業。
找尋今天下午放置的書包和環保袋,發現袋子側邊破了一個大洞,仔細翻找袋內書本,有幾本不見了。

「不見的是暑假作業……為什麼啊……」日向想起下午奔跑時似乎有東西撞到膝蓋,難不成是那時候破掉的?當時自己過於害怕只顧往前衝,沒有注意袋子破掉,大跑大步的動作導致東西掉出來,掉到街上,會在哪裡呢。
現在時間下午六點,準備用餐前刻沒有正當理由出門會被媽媽念,但不尋找,這個月的暑假作業沒進度會被挨罵……猶豫一會的日向又看見站在門外的人……

樓下傳出呼喚聲,該吃飯了。



接連好幾天,天氣晴朗但不敢出門看著持續站在外面怪異的人的日向創,彼此在對抗,等待是誰離開?或誰出門?這場數天的防衛戰直到那天到臨才打破僵局。



日向創望向窗外,這是夏日來臨的第一場大雨,如此驚人的雨量,打在窗戶上的雨聲像有人在用力拍擊玻璃,下一秒會破掉的錯覺。時鐘滴答聲、鉛筆寫字的沙沙聲、以及房間內電風扇吹出的風聲彼此交流飄盪,這讓日向打從心裡委屈。

—好幾天沒出門,今天下大雨家裡大人又不在,好無聊好想出去玩。
前幾天跟蹤到家的神秘人,從那時候日向創每天習慣探望窗外樓下,看那個人在不在,如果還沒離開那不要出門了……連續好幾天不外出引起父母的好奇詢問:為什麼不出去玩?不是已經放暑假嗎?這些問題被日向用我得努力寫作業作為回覆,大人們得知這答案滿意地點頭後不再追問。

今天第一次再次觀察窗戶外景色的日向,如往常般那個人也在,只不過沒撐雨傘沒戴雨衣,全身被雨溼透從背影來看給人感覺有點可憐,彷彿被拋棄的狗狗癡癡地蹲在外面等待主人同意進門,是不是要跟他說話?的想法隨著下一秒日向搖頭,用動作表達出反駁,不可以,他是奇怪的人,不要隨便靠近。


數小時後,雨持續的下,外面的人仍站著。

「……你好,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叫我媽媽,站在我家門口好幾天,害我不能出門,不能去公園。」於心不忍的日向撐起一把小傘,拿走家裡大人用的雨傘打開大門走到外面,遞給那個人同時抱怨這幾天蹲家裡的苦悶。

「但是,這把雨傘借給你,等等沒有雨要記得還我。」日向偷偷觀察眼前的人,頭髮淋濕黏在臉龐上看起來更加悽慘。

「……」

「那麼,再見。」

您的東西

「什麼?」

還給您。」男子從懷裡拿出一包用塑膠袋包覆的物品,從透明袋中可看出是書,日向一眼認出這是前幾天掉落的作業,對方小心翼翼地呈交。
日向接下袋子後發覺這些本子完好無損,難不成這段期間對方其實是要還給自己,我誤會他了嗎?

「……你等一下!」日向衝回屋內,隨後衝出來手上多樣東西,是鋁箔包飲料,標示100%純度全脂鮮奶。

「諾,請你喝,家裡招待只有牛奶,謝謝拿給我……請問,你撿到我的作業特地等我嗎?」聽完日向的問題後,男子開口:

「國文科,第八頁第二個題目的漢字筆劃多二筆,第十一頁論述與此題毫無相關。」

「數學科,第二章節的公式,從根本上誤解導致後續答案皆錯。」

「自然科,觀察日記的種子生長從側面萌芽而非表層。播於土壤的種子吸收水的速度顯於勝過棉花上成長,棉花吸水後的擴張程度尚不足以達到發芽,繪畫和紀錄的天數與現況有所差異,每篇記敘文的語意不順。」

「日誌封面的はじめ(Hajime)的じ少一撇.....」

不要偷看我的作業!」對方一連串的指證錯誤讓日向生氣,認為這個人沒經過別人同意怎麼能偷看,早知道不要請他喝牛奶啦,氣嘟嘟的大喊後跑回家裡再也沒出來,因此錯過對方說「明天沒必要出門」這句話。



翌日一大清早,日向起個大早,決定不論如何非得去公園一趟。昨天檢查簿子和翻辭典查答案,有些題目真的被他說中但偷看就是不對,才不要理他!便換好衣裝,帶好工具和雨傘,吃完早餐後在冰箱上留張下午回家的紙條才出門。
天空中依舊烏雲密佈,沒有絲毫放晴的跡象,是個陰天。不管出門有沒有看見那個男子必須加緊腳步,趁雨未下之前趕快到公園找東西的日向小跑步前去。

要去的公園是在一座小山坡上,必須從斜坡走上去,對於不到十歲的日向創來說有些吃力,走個數十分鐘後,入口處往深處走是有著遊樂器材和十幾棵樹木分布,對於小鎮來說這裡是最接近大自然的地方。

開始執行未放暑假前規劃的行程,從最近樹木尋找昆蟲,希望是甲蟲或螳螂這類大型昆蟲,替這次觀察日記的題材更加豐富。要不是奇怪的突發狀況害日向拖到今天才出來尋找,打從放假第一天早早捕抓,算一算天數已經能寫好幾頁的日誌。


公園樹木目前有一半已找尋完畢的日向有點氣餒,到現在沒有下雨是件好事,但如果搜尋完仍未找出昆蟲而無法完成的作業,這點認知讓人越來越沮喪。

「噢嗚—」尖銳短促吠叫從一旁傳來。

順尋聲音方向一看,是三至四隻狗,狗的耳朵豎立起來,尾巴直豎,壓低身子,對日向發出「汪汪汪—」的叫聲。

初次遇見野狗狂吠、甚至群起包圍作勢攻,日向在第一時間轉身落跑,這個舉動卻引發狗具有追獵的習性,會追逐移動性物體跑。


上次也是,這次也是,好害怕—我又逃跑了—!日向創飛也快似地往出口處奔跑,轉眼間出口在眼前。

這段奔跑的過程中,日向身體明明在發抖,眼皮也跳個不停,一副飽受驚嚇模樣,即使如此,他完全沒有停頓,跨過出口的ㄇ字型欄杆,等雙腳一落地,往市區方向跑帶跳前進,打算往人多的地方甩掉這群野狗。

前一天的雨使得地面泥濘不堪,當日向創往斜坡跑時,因下坡重心不穩加上高速便往前摔。多虧泥地使得日向身上沒外傷,頂多膝蓋有些疼痛,身上衣褲和雙腳沾滿泥濘。他立即爬起身,手扶在膝蓋大口喘著氣,但從後面追上的野狗們已經包圍住日向,伴隨鳴叫聲。

「…走開

「……不要過來」即使緊緊咬著牙,全身冒汗也不願放棄的日向面對這群野狗,但心裡已做好被攻擊的準備,下一刻用手臂擋住臉來防禦,這時候—

「Stop.」

這聲音有些耳熟,日向心想。

「離開。」

10秒後發出第二句。

日向放下手,眼前看到的場景是:那名男子平視前方,身體挺直,伸出左手手掌,發出肯定帶有不容許拒絕的語氣對狗命令,命令它們離去,野狗後退幾步低嗚個幾聲,似乎膽怯眼前的人,接著掉頭跑走了。

「請伸出手,媽媽。」他轉身蹲下來,平視著日向創。

「MPS通靜脈配方,易於吸收,可改善血液中的凝塊情形。」是條軟膏,他交付於日向手中,日向恍神的伸手接下藥品。

「它們不會再出現,尤其是您的面前…」

「——嗚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好、好恐怖嗚嗚…嗚……謝謝你……嗚嗚嗚……嗝!」心情瞬間鬆懈下使得日向再也忍不住大哭出來,用衣袖擦拭眼淚,哭到打嗝仍有禮貌的向對方道謝。



日向創伸手握住對方的手,兩人慢步的離開公園。















━早安……

━……

━昨天你帶我回家還對我媽媽說話,後來媽媽沒有責罵我弄髒衣服……

━謝謝。

━……

━……

━……

━……

━……

━那個,

━你叫甚麼名字?

━出流(Izuru)。

━您好。

━!!!……你好!

━我是日向創!今年八歲!叫日向或創都好,不過別用母親或媽媽這詞,真失禮我可是男孩子耶。

━好的,創。

━出流從什麼地方來,隔壁市嗎?

━..................

━耶......國外嗎,還有還有出流你是誰啊,昨天好厲害可以把狗狗趕跑該不會是電視上動畫有著祕密身分─

━Cyborg,宇宙人,克隆人,外祖母勃論,以上四種請擇一滿意的答案,創。

━塞...?

━這單字是機器人意思。

━原來如此啊,後面那些是什麼?

━......對現在或未來的創擁有腦容量去理解這問題是有難度,下意識忘記計算這點是我的失算。

━......不知道出流講什麼但感覺是讓人生氣的事。

 

 

 

199▆.

 

 

 

To be continued.


 

【下期預告】

今天玩沙是在公園!
小幼苗生長也有看!
去商店買抽抽樂總是抽不到想要的卡片太陽好大買支冰棒沒有見過買一送一
可、是出流好厲害呢可以拿到─

狗狗和貓喵好可愛、兔子也是,毛毛軟軟的摸起來很舒服但媽媽說不能養

 
评论(3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