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我們是我們的。
戰力5文渣坑王,禮尚往來。
【第五格:元朔】

【片段】夜之曉,昼之夜

My 腦洞
OOC是我
邏輯不順大跳躍也是我
角色屬於原作與各位的


前傳

原作IF路線,苗木與78期無人死亡離開學校,被未來機關保護。


神座(開始搞事)去見絕望化的77期們,途中遇到不少搞事。

像王女邀約的交際舞,王女微笑表示拒絕女士邀請可不是紳士該做的,要我有所表態請拿出相對的態度,神座無感與王女共同跳出令人驚豔的華爾滋,此時王女拿出藏好的手槍準備自殺被神座阻止。

王女:我的手下親眼瞧見妳是最後一個與我相見的人,這時選擇死亡的我的國民不知有什麼反應,絕望嗎,會絕望吧,是絕望呢。妳將被我的國民們追殺,此等畫面一定很棒,啊啊,沒死在這真令人婉惜。

神座:從與你碰見的所有事情如我所料,所做所為與我無關但為了未來得......無聊存在無聊身份呢你。

王女:......是的,如妳所說無聊但相襯地絕望不是嗎(微笑的拉起裙襬敬禮


遇見唯吹,被相中以vip身份上臺替唯吹演奏曲子,由於神座彈奏貝斯技術高超使得唯吹發揮百分之二百能力,現場氣氛演奏達到最高點時,脖上綁著繩子的唯吹透過麥克風燦笑大喊:各位,來世見!
跳下二層樓高的舞台懸吊半空,以其自身的重力,拉緊頸部繩索,從而引起死亡。

臺下的觀眾們紛紛拿出各種武器或工具自殺。

唯吹跳下舞台時神座老早切斷繩索,救人,醒來的唯吹對神座拼命安利歌曲與自我理念,最後說:呀呼─你這人~打從一開始根本沒絕望,連看到唯吹我一生絕命演出都毫無改變耶,什麼什麼,問我為什麼知道嗎,眼神~是眼神出賣了你,將將─唯吹對自己眼力很有自信,身為藝術家該有的感性是必備的,對於絕望獻上生命是最高的藝術超超超超─興──奮───阿!

神座:也是無聊之人。


罪木:請問生病了嗎?需要打針?吃藥?不論發生甚麼事會永遠永遠永遠永遠陪伴著病患,呼呼有沒有讓你覺得我身為護士的自覺呢,我擁有一切改變全都是江之島大人呢,因為愛讓我有成長愛是個美妙之物絕望也是,妳也一起來......咦,為什麼妳身上會有江之島大人的味道江之島江之島江之島江之島江之島江之島江之島江之島江之島江之島江之島......

神座:......


遇到77期生絕望般的神經病演出(神座:............),唯獨狛枝這人能閃多遠就多遠。


《苗木》
救贖骸姐導致未來機關懷疑與一般人不諒解的苗木,未來機關處處針對苗木與骸姐外,盾子表示敬意讓殘姐背叛且78期全員無人死亡打亂我計劃的苗木君,為了讓殘姐體悟最深最大的絕望感,從今開始絕望殘黨們請拼命針對苗木君啦~
讓苗木君半身不遂啦,弄死苗木君也可以,殘姐你說是吧www

這番話讓苗木在外被絕望殘黨當首要目標攻擊。

被刀刺,頭被重重撞擊,綁起來被火燒,差點誤食毒藥,盾子原先打算在學園使用的處刑手段全用在苗木身上。

遭遇所有刺殺攻擊的苗木仍保持正面想法,78期全員活著這事實感到高興,是自己的幸運嗎,自認為的不幸的幸運讓同學們存活還識破盾子陰謀,如果由我背負所有一切讓大夥活下.......要懷抱希望向前走─

苗木樂觀保持這念頭,努力在地獄中走下去。

直到被盾子抓到親自處刑那天。



《狛枝》
狛枝感覺近期的自己很倒楣,接連不斷的不幸高得過頭,簡直是......不知在累積什麼,為了未來即將到來的超級,不,該說是一生中僅有獨一的幸運到來,累積的不幸!

感嘆盾子仍未死實在太棒了!有機會親手殺死最愛最恨的絕望,這是最棒的不幸的狛枝抱持此想法渡過每一日,直到某晚因聲音被人襲擊抓走,痛到醒來後發覺腹部有根長槍刺入,一旁有位少年躺著。



《盾子》
想搞事的盾子等得不耐煩,念頭一轉乾脆抓住苗木一口氣處理★告別的日子令人不捨,感謝這段時間陪玩,開心的很絕望呢苗木君。
底下絕望殘黨自動幫盾子抓人,途中不小心抓錯多抓一人回來,但結果是好的(苗木get)(狛枝GET)

盾子一看發現是同為幸運的基佬學長,什麼嘛所謂幸運只有這點程度嗎w開心地再度開全球LIVE,表示希望之峰最後二期的幸運兒處刑直撥即將上演!
究竟幸運能否幸運活下呢!真幸運?假幸運?不過最後都得死啦w
為各位呈現伴隨著絕望www大夥一定要看,啊,不過不看也無妨,務必觀看(眨眼



《LIVE》
盾子用著體育主播激昂動感的聲調談論處刑直播畫面,順便提起苗木的生平(小五尿床等記錄),語調一轉悲傷哀痛地述說好歹是同班二年的同學,多少有些同學愛,愛,是愛,可不是低等的喜歡或喜愛此等膚淺情感,阿讓人害羞,沒有任何經驗包含性意味的盾子醬竟然用愛這詞......為了配得上這份愛,本小姐採取如果輸掉將選擇最絕望最無趣最可笑的死法獻給苗木君使用,再見啦!同學愛!享受我給予的最高等絕望去細心體會唔噗噗噗噗噗噗噗~

盾子手拿木槌往下槌擊按鈕,機器開始發動。

醒來的苗木發覺目前處境非常糟糕,耳邊響起江之島同學激昂的話語,聲音似乎在遠處,很模糊,內容無法辨識,但周圍燈光全數打在自己身上感覺是件很不妙的事,底下地板開始震動慢慢向前動,遠處的大台機器緩慢地往下壓,力道大到不論任何器物將會壓得扁扁的包括人。

觀察四周的苗木,除了頭有些暈,腳上綁著鐵鍊另一端焊死在地板上外,發現另一邊有個白髮青年,腹部插著長槍便擔憂的跑到對方身旁。

苗木:請問......

老早醒來的狛枝一臉淡定和苗木閒談,說我和你一樣是幸運呢,77期生,你好。

苗木:學長你好......你的腹部沒事吧。

狛枝:沒事的沒事的,這時拔出來容易失血過多,保持這樣就好(躺屍)

痛到要昏過去的狛枝,讓他撐下去的動力在於想和苗木說話,說更多話,親眼觀察苗木是什麼人,為什麼彼此是幸運但遭遇如天與地差別。

傳輸帶一震一震地把兩人往機器處送去。


此時傳來撞擊聲,聲音越來越大,一個身影跳到傳輸帶上用手刀把狛枝身上的長槍弄斷,斷掉的長槍柱子被用來射擊一旁遠處的搖控器,傳輸帶漸漸慢下來,便停止運作。

苗木抬頭看著來救援的人,一身黑西裝的長髮紅眼青年。

苗木:謝謝你的救助,請問是...未來機關的人嗎?

狛枝:啊咧啊咧啊咧啊ry

狛枝原本要開口的言論全被西裝青年打斷,一拳揍上腹部導致痛到不行的狛枝暈過去。

苗木:......................

盾子:嗚哇哇哇哇幸運們竟然是真幸運耶,吶吶大家看見沒,看見沒,這證明兩位幸運是真幸運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一個不夠必須湊足兩個雙重幸運幸運加倍才招喚出傳說中的傳說的從學生會殺人事件後鬼隱如同SSR+不不不應該是UR+++的隱藏黑幕連盾子醬要找卻找不到其實懶得找(笑)的人物!

盾子:來,為我們盛重歡迎希望之峰的傳聞,超高校級的希望君,神座出流!!!

聲音藉由直播傳送到世界任何一處,燈光與攝影鏡頭全數打在神座身上,在轉播室看見這幕流口水並全身發抖快高潮到不行的盾子表示這絕望到太有趣啦!



《松田》
邊觀看電視直播邊隱藏自己行蹤的松田,嘴上念著死個上萬遍都不夠的醜女呆毛兩位大混帳白癡,但最該死的是自己。


《最後的最後》
被救活甦醒的狛枝,對於自己被抓走重傷和苗木共苦等發展毫無印象,用盡各種方法配上幸運,終於看見當初全球直撥的處刑影像。
畫質略差,鏡頭照不到正面與長相但影響不了當事者耀眼的身影,對神座的興趣與在意度超過苗木盾子變為第一,之前的不幸全為了預見傳說中的希望的幸運嘛,想見對方,必須見到對方,甚至和對方對談,對於這種存在一定得想辦法逼......暗自打算接下來計畫的狛枝露出數年來最燦爛的微笑,用高昂心情面對未來。

數日,狛枝在廢墟中發現一位全身是傷,身著預備學科服裝的短髮青年。

狛枝:吶......聽得到嗎。

用溫柔低沉的聲線似乎有療治及呼喚人的作用,青年慢慢睜開眼,一臉不安探望四周,接著感謝狛枝的幫忙並自我介紹,自己叫日向創,是個失敗的預備學科生。



Counting Stars
OneRepublic
by : Ryan Tedder

I see this life, like a swinging vine
Swing my heart across the line
And in my face is flashing signs
Seek it out and ye' shall find

Old, but I’m not that old
我看起來是蒼老了些,但也沒多老
Young, but I’m not that bold
要說我還是年輕人,卻也沒敢不顧一切勇往直前
And I don’t think the world is sold
我並不覺得這世界欠了我什麼
I’m just doing what we’re told
我只是遵循著這世界的運作方式

(I, feel something so right
但我感覺有某種方式才是對的
But doing the wrong thing
卻跟著做了錯的方式)
I, feel something so wrong
我感覺某些事情不太對勁
But doing the right thing
卻還是跟著做了那些人們認為是對的事情
I could lie, could lie, could lie
我可以對別人、對你、甚至對自己,說些不著邊際的話來隱瞞自己的真實感受
Everything that kills me makes me feel alive
那些使得我痛徹心扉的,才讓我感覺到自己是活在這世上的


Lately, I've been, I've been losing sleep
最近啊,我總是無法好好地入睡








     三       十      六      劇
《演員全數到齊/正式開場》










致敬遊戲一代二代

未來機關的實質帶領者是宗方與他的雙翼
松田因計畫早早躲起目前階段不能曝露身分

78期生女子戰鬥力最強
苗木的雙翼沒有渡過學園裁判與同班同學記憶因此對苗木很冷淡
78期生因記憶未恢復當苗木被排擠的處境只有骸姊舞園小櫻石丸無條件信任

77期是組織力與大範圍影響力最強
神座見77期唯獨狛枝這人故意避開他
狛枝前期累積的不幸(包括被誤抓與遇上神座)全為了這時刻遇上日向君本人的最高幸運

LIVE的盾子實況報導有背景音樂/BGM:モノクマ先生の授業
雙幸運處刑有撥放音樂/BGM:超高校級の絶望的おしおき
神座用扛米袋方式扛起狛枝抱走苗木帶離現場把兩人治療好隨便丟棄外頭
神座無視狛枝對待狛枝很過分全因預測未來有高達九成九日向會被這白毛坑得死死的雖然不是自己被坑但想想有些不悅便事先出氣(O
最後的日向是本尊日向



諸君我好愛交際舞及演奏貝斯還有盾子在全球LIVE介紹神座這些橋段想寫想寫想寫想寫想寫想寫想寫想寫想寫想寫想寫想寫想寫想寫(人已死


1/7
我耍蠢設定草稿竟然變公開OTZ
感謝這篇腦洞有人喜歡並希望寫出,這文最初以IF為出發點,想像下如果78期無人死亡且松田沒死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呢,便用另一篇松涼日文做為前傳發想這故事
前面預定要寫的腦洞(坑)很多,這篇至少先把前傳寫出來......總之謝謝支持,第一次被轉載呢

本篇文章CP是狛日+神座與苗木中心

 
评论(18)
热度(13)
  1. 艾丽丝我們打從心中深愛著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
    我們是我們的。:
  2. 艾丽丝我們打從心中深愛著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